堑涯  

对不起写得真的太差了…我冷静一下…

喜欢(17-18)

17


话分两头说。


陆婷收到那条群发消息的时候,恰巧鞠婧祎敲了门。她没来得及去翻涌什么情绪,反而下意识将手机藏进被窝里,所以鞠婧祎把脑袋探进来时她正是一副在床上呆坐的样子。


“是不是打扰到你休息了?”鞠婧祎轻手轻脚地踩在地板上,形似一只猫。


陆婷否认了,表现得很轻松,问她来找自己什么事,是不是需要帮忙找东西。


鞠喵四处打量了一下,目光扫过昨天下午纳豆事件的发生地点,忘本的两位铲屎官当时在对视后飞快地离开了现场,回想起来不由得脸庞发热,于是赶紧让自己记起来意。


得到对方的许可后,她也坐到床上,说:“没有,我只是听小四提起,原定聚会的那天是二期生的毕业公...

喜欢(15-16)

马鹿掉线中

感冒一周了还没好,豹哭


15


上了飞机两人也没再有过多的交谈。


不知道和这有没有关系,总之李艺彤的头一沾靠枕就睡着了,连什么眼罩耳塞都没必要。起飞时震得五脏六腑都临近位移,在颠簸之中那颗脑袋居然还能跟着节奏上下摇摆。


黄婷婷心道李发卡真乃奇人也,偷偷观察了一阵,最后看得有些入神,留意到自己居然同步跟上了节拍时飞机已经平稳航行在万米高空了。


然后发现两边走道不知何时站满了人,在卫生间门前排起了队,把她们俩夹在中间,假装不经意扫过来的视线就在两人之间游离。


她立刻别过眼神,由头到脚都微微发热,羞恼又尴尬地闭上眼来逃避。


然...

喜欢(13-14)

我不知道怎么打tag


13


后来冯薪朵一路跟着李艺彤进的房间,尽管后者才半个身子迈进去的时候已经开始计划反手关门。但能有什么办法呢,冯薪朵仗着自己瘦干过的事太多了,什么钻栏杆、藏被子,捕捉不及的飞鸟般倏地穿过她手臂下的空子,双目发光地抢先一步把唯一的一把椅子占了。


李艺彤自然地吐槽了一句:“你这架势会不会太像饿了一上午的学生冲向饭堂。”


然而看着对方熟练地输入开机密码,幡然醒悟其实当刻正是大难临头,不该那么轻松。


“等一下!”她猛地把电脑屏幕按倒,半个人扑在冯薪朵身上。


“我的妈啊你太重了,起来起来。”冯薪朵被压了个猝不及防,差点没让她勒死。等到...

突然发现已经十二月啦,那我就抱有一点点期待地发一下


刚搜tag的时候我反复输了两次2019…还想着怎么年底了都没人用tag的,我可能穿越了

女朋友开心就好叭

喜欢(11-12)

在长达一周的论文理性用词和统计学后,我的艺术细胞被杀死了


11


冯薪朵到店里的时候陆婷正倚着吧台,后仰上身听黄婷婷说起李艺彤的事情。


一句话总结了四大出场人物,我也许真的很有文学天赋。冯薪朵低头为这件事笑了笑,笑完了,觉得心里有些泛空,咂咂嘴,像品茶后回味什么余香一样。


陆婷察觉到黄婷婷在即将提起某个名字时的停顿,即使转移话题,语气里也透着小心翼翼,明白她是好意。但那张脸还是绷起来,无可避免地在未散尽的起床气上平添几分肃穆。


她漫不经心抬起头时胳膊正向后搭在台面,只留出一只手掌垂在桌沿的半空摇晃。


冯薪朵的眼神从玻璃上自己的倒影里分辨出混淆其中的...

ooc了

实名自闭


不应该在忙到神智不清的时间段里尝试写文

娜娜生日会

我……

我杀我自己……


感觉心跳都暂停了 这一刻多么温暖 反差出现实就多令人心痛

我觉得我饭这条河真的好累……

【璇蕾】焦虑

十二月的第一天,我又开始激情做梦。

我的蠢蠢生日快乐!!我会陪你一直走下去的,笔芯


用五个断开的二十分钟写出来毫无逻辑的文……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要不你们别看了(。但能怎么办呢概念今晚要交了……


二十岁当天谢蕾蕾睁开眼,神不清气不爽。

主要是因为自己趴着睡了一晚上,胸闷气短。手臂的姿势也很别扭,现在几乎没有知觉。

和前一天晚上一样的睡姿,只不过已经弧了段艺璇一整天——微博上说了感谢,微信上假装失踪。

失灵的手机连上充电线,屏幕终于亮起来,指纹解锁好半天进不去,鼻尖抵着枕套不耐烦地呼出暖融融的气,输入许久没更改的0819。

自从某品牌在某个版本引入了指纹功能...

©堑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