堑涯  

记一年生日

提前祝叶修生日快乐

错一错高峰期

文名乱起的

叶修X黄少天

扫雷:有无差党不一定对家肯定不乐意看的剧情


记一年生日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睡着睡着就滚到他身上了,沉沉的一坨,毫不顾虑他感受就将整个身体压上来。胸口贴着胸口,肌骨交抵得很硬实。

黄少天在床上赖了会床,然后小心翼翼地由对方的肩窝开始推,企图脱身。不夸张地说叶修因此的滚动直接使他的脸受到为时三秒的碾压。

好的,滚下去了……黄少天又慢慢地挪动着,几乎在平面移动——那叶修是在以轴旋转咯,他们去教小学数学可能挺合适的。

叶修哼哼两声,又选择了趴着的姿势接着挺尸,左脸贴下,这姿势看得让人心疼他扭转得很辛苦的脖子。

黄少天...

我一直以为鹅总删博了因为之前的名字查不到……然后今晚一口气补完了漏看的所有更新……一本满足

要掉叶王黄坑里

一只猫

吃饭了……

前文走这


“用膳了周老大。”叶修把猫粮带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在阳光底下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倦意未消,一动不动。叶修也很耐心地等,反正他暂时也没什么特别可忙的。

“哈——”周泽楷张开嘴打了个呵欠,终于回过神来,起身步至叶修面前蹲坐下。

他盯着猫粮看了十来秒,又离近了嗅,最后皱着眉头说:“不喵。”

“啊?”叶修一愣,“今早不是答应说可以先把家里的库存吃完吗?”

“不喵。”周泽楷很正经。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叶修手里抓了一把猫粮,打算连哄带骗喂周泽楷了。

“不喵——不喵!”周泽楷态度很强硬。

叶修趁他嘴巴张大时塞了一把口粮,被齿壁勾住没来得及抽出手,周泽楷就毫...

抑郁空间

疯人自有疯语


抑郁空间


2. 燕意

陈礼偶尔还会想念文客。

在他印象里似乎总有一声“不走”的承诺,但陈礼又不确定这是谁在什么时候说的——如果在文客走以后,那或许是别人应允的。

新来的朋友话比文客少。事实上,自从来到以后,他从来没有开过口。陈礼幻想着是对方声哑,而不是自己讨人厌。

自从文客离开以后,他对走出这个房间的念头格外抗拒。从前压抑住的胡思乱想来得更凶猛——想他在这世上毫无价值,除了能在黑夜里被人用手或布条横勒上下牙之间,然后给他当头一鞭,或者拿烧红的铁在后背烙下一个痕迹,以供人发泄情绪;能容许他被蒙上双眼,不是黑夜也假装是黑夜,应该是执行者最大的仁慈。

但...

七百粉感谢

中间有很长时间没怎么写东西依然有人关注,很开心……

一只猫

时隔将近一年重新又捡起来了,主要这些天心情太好码不了《抑郁空间》和《灰石记》这类的

感想是:我在写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十分智障的小学生作文……甚至连情节都有些刻意(。但是我在乎吗,自己写的东西也懒得删

前文走这


周泽楷跪坐下,歪歪头:“喵?”

叶修被这一个单音节堵了回去,半开玩笑地自言自语:“如果喵等于是,不喵等于不是,那我大概明白了。”

周泽楷听不清他在嘀咕什么,有点想凑过去听,但又觉得如果那么做一定会丧失身为一只猫的高冷气质,只好矛盾地盯着对方看。

叶修一掌捂在周泽楷脸上,低着头又用另一只手搓了几把自己的脸:“你先别说话,我自己想想。”

大夏天的,还没开空调,...

呃那什么…谢谢所有留下小红心小蓝手甚至关注了我的人!我一开始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说真的今早看到消息的时候我开心了好久,一直开心到现在,一整天心情都很好…最近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所以不管从这个方面还是感到自己的作品被认可的角度我都很感激!
大概没人看到这一条…但还是发出来啦

抑郁空间

抑郁空间


1. 文客

陈礼已经保持同一个姿势多于一个小时了。放在以往,他不过二三十分钟就要闲不住起身来转几圈才舒服的。

一个小时前他盯着电脑屏幕上播放的视频,突然感到饥饿,但进度条还剩一半——就是四五分钟的时间——他索性忍了忍决定看完再走。

结束语里讲者微笑着表达感谢收看,笑容与快活的语气使陈礼一愣,然后鼻头发酸,将脚架到椅子上抱紧了自己的膝盖。

当前视频完结,系统自动开始播放下一条。

陈礼很疲乏,然后间歇性地头疼起来。屏幕里的人走来走去,陈礼试着让自己视线聚焦却失败了,黯然放弃。于是,他不仅什么都没听进去,还什么都没看进去。

他莫名其妙地哭了起来——并不是剧烈的那...

灰石记

叶王无差,如果我决定不写肉

虽然叶帅哥甚至连名字都没出现

考前开坑我也是很有勇气


灰石记


从三天前起王杰希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他从生剥的狼皮堆里爬起来,发现自己上身赤裸,有两道半结痂的伤口,下身的衣物似被撕碎成布条,身上有风干的血和泥。

嘴里泛了酸水,扶着墙吐得好像五脏六腑都被抽干了水分。一边又催促大脑重新运作,才好回忆起些什么。

于是他想起死亡的感觉。其实是无法形容的,说痛苦也不是,说解脱也不是。于他而言,可能就是出于一些原因,心甘情愿地迎着火焰拥抱燃木、不屏呼吸溺入海水、收敛功力撞上刀尖。思及此,他的头又变得晕沉,有无数记忆片段闪过,可是没法抓住什么。总之,他很肯...

预告

他也说不清此时烟雾和呼出的二氧化碳有什么区别,混杂在一起飘出来,和白色的背景融成一片。
他不怎么乐意闻到烟味,而现下他们贴合在一起的手高举着,这缕气体顺着对方的指缝溜出来,一个劲往空气里挥发。
浓重又勾人。他的手包住他的手,稍微有些间隙,白烟就从手心里弥散。
他没能有什么反应,对方的呼吸又喷洒到他手里:“还冷?”

©堑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