堑涯  

惊!本文揭秘操作者下线后角色都干什么!

王叶王我自己首页里真是逆得很欢啊……大概是我太会玩(不

全文7.4k,肉部分5k,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周日怎么突发奇想要写肉

不太会预警……但某种程度上应该是伪强迫吧,玩的花样蛮多

王不留行X君莫笑


Evernote

AO3


下次码字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而我居然在想这篇文有没有后续……

哦而且除了王君这对我甚至还在想什么时候把同一篇文里的现实世界王叶肉给写了……

不bb了你们看文吧……链接挂了告诉我!

比心

两横口苗:

《五年百合 三年搞姬》发布啦

 提取码:o1vu


“太喜欢你,踏清晨的上课铃去见你,看你握笔,消失在试卷里,任你被风吹起的发卷进我心里,在墨香中吻你,爱你。”


手癌发了!!宣图第一张的软墙和目录里的软墙应该是软砖……非常对不起TAT


主催:我

宣图:废话/ @七厘 

排版:@風車與海 

文手: @嫌犯T  @尤冼  @博客没有名称  @堑涯  @萧隐  @倪承 ...

手到擒来

全文只想让王杰希说最后的那句话而已……本来写好了结局,最后还是没耐心铺垫,大概是没什么理由就干了一炮……走向很谜,大概最苦的是有三百个ooc说不出口……

应该是我尝试把5w字的文浓缩在1w以内失败了的结果吧(。

不管怎样王杰希生日快乐!全世界你最好_(:з」∠)_

叶修X王杰希

全文8.8k,阅读时间不知道


手到擒来

王杰希拉好口罩,对着车门的倒影理了理领子,确保自己的面部特征已经被遮盖住。

他倒不是很介意,只是不太理解公司为什么突然撤掉了他的专车,让他来挤地铁。不管是哪个城市,高峰期总是把人弄得够呛,自从出道以来他就不必再受这待遇了,没想到一年后他还是又坐上了这件交通工具—...

Logic - 1-800-273-8255 ft. Alessia Cara & Khalid


制作工具:iMovie,PPT


中英双语,自翻译,希望能给患有抑郁症的朋友带来至少一丝能量

一只猫

这两个月考得我神志不清,小学生流水账(

感觉我不太适合写日常呢_(:з」∠)_没什么质量的

祝高考的小伙伴一切顺利

前文走这


叶修开了游戏,却一直卡在登录界面,上官网看了眼才恍然大悟是全服维修更新,这几天埋头写稿和用力吸猫的他压根没听说过这消息。

“捡回来的猫变成人了怎么办?”

他上知乎提了这么个问题。

要不要匿名呢……匿吧。总感觉问这种问题有点耻。叶修叹了口气,百无聊赖地不断下划刷新,当然没有新的回答——说不准压根不会被人看到,看到了也觉得是神经病吧。

叶修打了个嗝,嘴里突然泛起酸水,胃也一阵难受。他反应过来也许是刚才那个蛋糕的锅,可能是早就变质过期了(毕竟是前年过年回老...

记一年生日

提前祝叶修生日快乐

错一错高峰期

文名乱起的

叶修X黄少天

扫雷:有无差党不一定对家肯定不乐意看的剧情


记一年生日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睡着睡着就滚到他身上了,沉沉的一坨,毫不顾虑他感受就将整个身体压上来。胸口贴着胸口,肌骨交抵得很硬实。

黄少天在床上赖了会床,然后小心翼翼地由对方的肩窝开始推,企图脱身。不夸张地说叶修因此的滚动直接使他的脸受到为时三秒的碾压。

好的,滚下去了……黄少天又慢慢地挪动着,几乎在平面移动——那叶修是在以轴旋转咯,他们去教小学数学可能挺合适的。

叶修哼哼两声,又选择了趴着的姿势接着挺尸,左脸贴下,这姿势看得让人心疼他扭转得很辛苦的脖子。

黄少天...

我一直以为鹅总删博了因为之前的名字查不到……然后今晚一口气补完了漏看的所有更新……一本满足

要掉叶王黄坑里

一只猫

吃饭了……

前文走这


“用膳了周老大。”叶修把猫粮带到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在阳光底下慢悠悠地睁开眼睛,倦意未消,一动不动。叶修也很耐心地等,反正他暂时也没什么特别可忙的。

“哈——”周泽楷张开嘴打了个呵欠,终于回过神来,起身步至叶修面前蹲坐下。

他盯着猫粮看了十来秒,又离近了嗅,最后皱着眉头说:“不喵。”

“啊?”叶修一愣,“今早不是答应说可以先把家里的库存吃完吗?”

“不喵。”周泽楷很正经。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叶修手里抓了一把猫粮,打算连哄带骗喂周泽楷了。

“不喵——不喵!”周泽楷态度很强硬。

叶修趁他嘴巴张大时塞了一把口粮,被齿壁勾住没来得及抽出手,周泽楷就毫...

抑郁空间

疯人自有疯语


抑郁空间


2. 燕意

陈礼偶尔还会想念文客。

在他印象里似乎总有一声“不走”的承诺,但陈礼又不确定这是谁在什么时候说的——如果在文客走以后,那或许是别人应允的。

新来的朋友话比文客少。事实上,自从来到以后,他从来没有开过口。陈礼幻想着是对方声哑,而不是自己讨人厌。

自从文客离开以后,他对走出这个房间的念头格外抗拒。从前压抑住的胡思乱想来得更凶猛——想他在这世上毫无价值,除了能在黑夜里被人用手或布条横勒上下牙之间,然后给他当头一鞭,或者拿烧红的铁在后背烙下一个痕迹,以供人发泄情绪;能容许他被蒙上双眼,不是黑夜也假装是黑夜,应该是执行者最大的仁慈。

但...

七百粉感谢

中间有很长时间没怎么写东西依然有人关注,很开心……

©堑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