堑涯  

灰石记

叶王无差,如果我决定不写肉

虽然叶帅哥甚至连名字都没出现

考前开坑我也是很有勇气


灰石记


从三天前起王杰希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他从生剥的狼皮堆里爬起来,发现自己上身赤裸,有两道半结痂的伤口,下身的衣物似被撕碎成布条,身上有风干的血和泥。

嘴里泛了酸水,扶着墙吐得好像五脏六腑都被抽干了水分。一边又催促大脑重新运作,才好回忆起些什么。

于是他想起死亡的感觉。其实是无法形容的,说痛苦也不是,说解脱也不是。于他而言,可能就是出于一些原因,心甘情愿地迎着火焰拥抱燃木、不屏呼吸溺入海水、收敛功力撞上刀尖。思及此,他的头又变得晕沉,有无数记忆片段闪过,可是没法抓住什么。总之,他很肯...

预告

他也说不清此时烟雾和呼出的二氧化碳有什么区别,混杂在一起飘出来,和白色的背景融成一片。
他不怎么乐意闻到烟味,而现下他们贴合在一起的手高举着,这缕气体顺着对方的指缝溜出来,一个劲往空气里挥发。
浓重又勾人。他的手包住他的手,稍微有些间隙,白烟就从手心里弥散。
他没能有什么反应,对方的呼吸又喷洒到他手里:“还冷?”

那年今日

命题作文

各位新年快乐!


那年今日

十多年前的今天我差点做出会被学校开除的事。

那天我参加了学校的毕业典礼,倒不是我要毕业了,而是一直在我整个大一时期处处维护我的大哥阿明要穿着黑色的袍服走上那个台子。

我们学校很奇妙地聚集了一半的尖子生、一半的愣头青。这群混混没胆量去骚扰那些个成天泡在图书馆里的人,只好趁着入学季欺负新生,我倒霉地成了受害者之一被索取“保护费”。

我的生活费只属于“刚刚好”的水平,多一点会宽裕、少一点又显得拮据,前者我是不奢望的,但当然就拿不出什么闲钱来应付这些人。棍棒举起的时候我瑟缩着想象我悲惨的未来,然后——正如每个戏剧性的故事那样——阿明出现替我解...

新年快乐

三百个人渣

自由作文


三百个人渣

1.

几天前这个人闯入我的视线内,在我眼前刹住脚步,还没等我仔细辨别出他疯狂晃动的身体上那些红色究竟是番茄酱还是辣椒酱,他已经大喊出声:“快他妈杀了我!”

我当然没有那么做。身为守法公民,尽管当时我刚被上司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还在周五晚上加了三个小时的班,我就算真的要泄愤也不能杀人。

“你这样蹦出来,大家走夜路的也不放心啊,以为你要抢劫呢。”我捂好自己的挎包,悄无声息地退开两步。

“不是!不是!”他拼命摇头,突然举起左手——掌心里嵌着一把短刀,鲜血无所顾忌地留下交错的凝迹——至我的视平线,上上下下地挥动,“你砍我一刀就好了,别的我什么都不要——不要你的...

我那个捉摸不透的恋人

参本解禁

纪实+少许虚构元素,前几日已分手


我那个捉摸不透的恋人

陈清很苦恼。

她的对象谢欢——一个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的角度她怎么夸都夸不够的女孩子——每天的性格都不一样,而且第二天就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直到一周后才能重新回想起来。

她们在一起小半年了,这种情况从没间断过,但在交往以前却一切都很正常。刚开始陈清各种百度谷歌,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然而似乎并没有其他人有这样的病症。
“可能因为你是特殊的吧。”谢欢搂过她的脖子,力度不大,“我喜欢你,所以我记不得。其他人就没有这种问题。”

陈清半信半疑,姑且就把这个当作真正的理由,只求心安。


去年五月多的时候她们因为...

嗯……!

鶓:

一个百合本发刊了!!


下载链接

提取码:p3nu


参本人员:

主催:鶓

宣图/封面:鶓

策划 @千树  排版 @止息 校对  @顾鸠九 

文手  @八号病院  鶓  @鹿三声  @姣南邪  @止息  @博客名称  @堑涯 

 @衡殊  @洵河  ...

赶完稿的我现在是一条懒狗

放飞自我哈哈哈哈哈

叶周过几天再写!

万万没想到

王杰希生日快乐

叶王/王叶

互攻情节有,详细写的肉是王叶,略写的叶王。精神上无差,反正肉体上不是怎么爽怎么来吗。你们非得分的话,那没办法了,爱谁谁(。

题文没什么关联。时间线紊乱,尽了我毕生精力在txt文档里全文搜索真的好累哦,借用了“全职高手大事年表版本2.0”的时间轴_(:з」∠)_

虽然我比较吃王杰希平行宇宙内销,而且文里提起的所有事情我都没做过,比如我没上过相亲没抽过烟没接过火车没()过,最重要的是其实只去过一次B市却在侃侃而谈……不过你管我呢,口黑口黑


王杰希和叶修是在相亲节目上认识的,或者说是在“牵手失败男嘉宾区”录感言时见到的。

“啊,她们都很好,可能大家...

一只猫

对不起我最近比较浪(。

我竟然一本正经地写着能开车的情节

前文走这


周泽楷吃饱了便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太记仇了,叶修都态度诚恳地道了歉,他也没理由一直别扭着。本来想对叶修示个好,又不敢硬着头皮去打扰,结果在沙发里苦等了不知多久,发现对方进了房就没出来,他想要挽回过失的心情逐渐被对自己这个新身体的好奇心压下,舔舔手背发现没有体毛可以顺,不由得有些烦躁。

身体长度增加之后,再想去蹭后背就蛮有难度了。周泽楷闷闷不乐,在屋子里到处溜达。

叶修回来的时候是傍晚,表达完歉意进房的时候也是疲惫得一副对什么事都不管不顾的模样,客厅的灯也没有开,周泽楷往窗边一坐,凭着夜视和玻璃上的反光,看见自己人...

©堑涯 Powered by LOFTER